这代打工人内卷有多严重

2021-07-24 作者:未知   |   浏览(

2021年,内卷像病毒一样蔓延。

万物皆可卷。从外卖小哥到CEO,各行各业各职级都逃脱不了内卷。

“清华学子边骑车边跑代码”、“985硕士入职银行柜员”、“某公司全员开启大小周”……一时间新闻都被这部分忙碌的打工人占领,他们身兼数职、主业保命副业赚钱、他们不止996还要007。

不同行业有不一样的卷,国企和行政岗卷在于晋升通道有限,旧的不去新的永远上不来;网络等新兴行业卷在于薪水不随年限涨,工资不随工作时间涨;而品牌卷则在于愈加多企业在做同样的东西,同质化紧急到相似度90%。

为探究不同工作的卷度,大家采访了5位不同行业的打工人,看看他们的工作卷不卷,有多卷,为什么卷,与如何对抗卷。

是在卷上加卷的工作中找到是我们的一片天,还是干脆不争不抢直接躺平,又或者是换条赛道另辟蹊径?一块儿看看!

#01

汪小鱼|29岁 体制内 深圳

「体制内的职级有限,晋升无望就是最大的卷」

我出身警校,毕业后感觉分配的工作太安逸,青年就该追逐理想与正义,于是我申请了一份有挑战性的工作。但出于多方面考虑,最后选择了行政岗。

在体制内部,“卷”从刚开始招录就存在。大家的招录方法很严格,基本只招应届生,往届生招录名额十分有限,如此招生范围就小不少。上班族的职场内卷可能体目前996与资本主义剥削,但大家的内卷更多来自上面的重压,不只规矩多,而且加班时间只多不少,甚至通宵都是家常便饭。

我觉得内卷就是一种人力资源过剩,一种劳动力资源的膨胀,一种劳务过多的通货膨胀。

我所处的行政岗位,科室处级有限,晋升渠道和资源相对较少。而且大城市内卷比小城市更明显。小城市的就业人口、物资是相匹配的,但在深圳这种大城市,就业人口远远大于实质所需,再加上物价、房价高,生活本钱也高不少,“卷”的感受就更加明显。

假如一直“卷”下去,最后可能大伙都会消极怠工,就像《疯狂动物城》里的树懒办事员。从大环境讲,对外劳务输出是缓解内卷的办法。大家人口基数大,劳动力适合外流会降低角逐重压,缓解资源紧张。而且发达国家资源更丰富,大家能从中获利。问题就是怎么样适合让劳动力外流。

我不期望自己变成像树懒一样的办事员,所以在尽力创造一个是我们的小天地。我会在工作之余做义工,通过帮其他人来感受快乐。平常工作重压大时,我会做喜欢的事,譬如雕刻东西、设计家具等。这部分喜好能帮我缓和心态,也算是某种程度的“防卷”。

#02

Kristy|29岁 股权资金投入青岛

「加班加得名正言顺,不加班反倒像是偷懒」

去年6月,我北漂结束回到青岛一个市级国资平台做股权资金投入。

我刚毕业在一个驻华使馆,工作性质不强,甚至感觉还未和大学生活脱轨。大概一年半,我决定出去看看,就在央企做行业研究,之后转到偏向股权管理的岗位,一晃就是四年。

回到青岛,工作环境的转变让我出人预料。在北京,从大使馆到央企,整体环境和工作环境都比较轻松。本以为从北上广回到二线城市会更轻松,万万没想到二线城市“卷”得厉害,工作重压大、步伐快,实在倍感重压。

在青岛的第一份工作,出于公司管理缺少条理等缘由,没多长时间我就跳槽到目前的国资平台。换工作后我发现“卷”得更厉害,公司层级愈加扁平化,等于离权力中心更近,致使利益争夺愈加复杂。大伙工作都非常拼,加班、工作日晚上十一点多开会、周末电话会议说开就开……

团队里总有人把加班当成家常便饭。对比他们加班的拼劲,正点下班像是在偷懒,名不正言不顺。但事实上只须在工作时间内高效完成任务,到点下班理所应当。

刚开始我对准点下班心怀愧疚,硬是拖到大伙一同下班;目前想来实在没必要,还是做好我们的事儿,然后摆正心态,好好生活吧。

继续“卷”下去可能会产生两极分化:公司正处于转型重要期,对于升职涨薪的机会,领导必然偏向更努力的人,若真做出成绩那无可厚非,但总有部分人“滥竽充数”,打造努力表象。反倒部分效率高、准点下班的职员得不到褒奖,最后变得没干劲。

#03

Z女性|27岁 网络 北京

「行业越卷,我赚的钱就越多」

我第一份工作在咨询公司,但为了追求理想,我一年后离职远赴英国读二硕,毕业后入职网络公司。

商科学生的“卷”是从大学开始的。大家要参加各种比赛、评奖、发论文,而且为争取仅有些2个保研名额,还时常会被角逐对手投诉。好在我大一就开始为保研做筹备,也顺利拿到了保研资格。研一后我又马不停蹄开始实习,并在研三幸运拿到了return offer。

在英国时,不少同学为找工作会在4月就开始海投,甚至顶着疫情回国实习。但我更期望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待到9月才回国的我最后历时一个半月,拿到了网络的offer。

入职之后,我深刻感觉到网络的“卷”是刻在骨子里的。譬如公司虽规定6点半下班,但大伙好像已经默认了下班时间在10点后,而加班越多,走得越晚也成为努力工作的表现。我7点多走时,会被同事觉得是提前下班。

现在这种“卷”文化已经产生了两种极端,一是效率低下。能在工作时间内完成的工作却要拖到加班去做,还顺便标榜我们的努力与勤奋。二是极端的反内卷行为,譬如裸辞。

其实我是非常享受内卷的,现在的“卷”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是可以带来良性结果。而且只须我是出色的,它越“卷”,我赚的钱就可以越多。

#04

泡粥南瓜 | 24岁 建筑设计 杭州

「消极、焦灼的心态,才会引起恶性内卷」

我是一名建筑设计师助理,将来职业方向是建筑设计师,我前后换了两家建筑设计公司。

关于跳槽缘由,原公司给新人的机会太少,更多是做机械重复类工作,充当便宜劳动,而我期望从事有实践意义的岗位。除此之外,单位工作环境非常压抑,大伙都埋头做事儿,极少交流,就像流水线工厂。

而且行业内不少公司都在“偷懒”。他们有我们的策略库,当接手新项目时,就直接从库中选出类似案例稍加修改,所以并无需实习生的革新能力。而目前的公司,虽然更忙但能学到新东西。既然都要面临内卷,那不如找自己更喜欢的环境、更乐意去做的事儿。

工作中的内卷就是“为了加班而加班”。设计一个策略,应该把时间花在有效交流上,而不是在未获得充足交流状况下就盲目加班。

内卷是心态和环境的双重用途,心态影响环境,环境也反过来影响心态。

公司环境非常重要,假如每人之间只不过利益争夺,那必然会带来内卷,最后一潭死水。而环境又取决于心态,假如大伙都非常想推荐问题、学到东西,处于愉快又高效的环境下,对公司肯定是正向反馈。

还有积极性问题。学习过程中假如由于他人的出色而引发焦虑,认识到不足的同时,没办法再心平气和地去改进,就会致使一种消极、焦灼烦躁的心态,这种心态就会引起恶性内卷。虽然付出更多时间,但完全被负面情绪笼罩,时间和效率不成正比。

#05

栗栗|24岁 新媒体 上海

「我真的非常想裸辞」

我是一名新媒体记者,主要从事稿件采写工作。跳槽我已经考虑很长时间了,但平常忙到没空找工作,就又庸庸碌碌过生活,也不知晓拖到何时才是头。我甚至想过裸辞,特别在产生厌恶情绪时,但微薄的积蓄让我一直没迈出这一步。

说起跳槽缘由,我觉得目前工作和我的长远规划偏差太大。目前工作常常让我感觉在浪费生命,被人没办法忍受,甚至会产生恐慌感,害怕自己会变成一个缺少技术、缺少竞争优势、碌碌无为的人。我喜欢内容创作,但公司工作过于乏味单一,加上老板的能力缺少,极度混乱的管理方法也致使大伙只能自行野蛮成长。

对于内卷,我感到疲惫不堪,身体招架不住的同时,心里也渐渐崩溃,甚至怀疑生命的意义。我觉得信息的不对称是致使内卷的一个尤为重要是什么原因。我时常在工作中发现,这个世界上不让人们关注的行业和细分范围才是绝大部分,而这部分行业中有不少在酝酿和成长,它们并不内卷,并且充满机会。

而今大伙都想有一份被公认的 “好工作”,这也致使“好工作”的门槛愈加高,面试者的能力愈加强,这样下去内卷也变得愈发紧急。但其实当大伙都为一个行业挤破头的时候,另辟蹊径或许会有更好选择。所以我期望可以跳槽去愈加开放性的行业,做创造性有关的工作。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广阔,通过各种渠道多去探寻,你会发现绝大多数的世界是不“卷”的,被所有人知晓的,才“卷”。

“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出来。”刚从病毒中勉强走出的大家,又深陷内卷围城。

大家困于角逐,陷入焦虑,执于跳出泥潭,以为泥潭外就是救赎,却不知身处围城,里外皆同。

正如那句话说的:只须有人的地方,就有内卷;钱越多性价比越高的地方,内卷就越紧急。

逃离内卷就像冲浪,它卷得越快,你飞得就越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