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理财通」信托“非标转标”新玩法:融资业务变身投资

2021-07-07 作者:未知   |   浏览(

本报记者樊红敏郑利鹏北京报道

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家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分别获悉,现在筹资类业务“额度”仍然紧张,有公司已经中止筹资类业务,也有公司正在探索业务转型,研究怎么样拓展资金投入类业务,达成“非标转标”。

在此背景之下,记者注意到,除股权资金投入信托业务依旧热门以外,市场上还出现多只资金投入单个地产或城投等筹资主体公司债,与资金投入金交所债权筹资计划、股交所可转债的信托商品。

依据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公布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发行债券集合数目多达879个,同比增长346%。2020年二季度,35家信托公司发行债券资金投入信托计划,合计发行531个;2019年二季度,共有17家信托公司发行债券资金投入信托计划,合计发行101个。

不过,对于上述展业模式,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剖析觉得,信托公司通过“革新”将传统非标筹资类业务,转化成标品资金投入类业务,或者非标资金投入类业务,主如果为了达成“非标转标”,避免监管对筹资类业务额度的限制,将来这一做法存在被监管叫停的风险。

价格倒挂

日前,某信托公司发行了一个债券资金投入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商品筹资规模5.4亿元,营业额比较基准为8.6%/年至9.0%/年,募筹资金用于认购佳源创盛控股集团公司2020年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

天眼查信息显示,佳源创盛控股集团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股权资金投入、实业资金投入,房产开发、经营等。

无独有偶,另外还有一家信托公司最近发行了一只债券资金投入类集合信托商品,筹资规模为2.275亿元,营业额比较基准为“100万以上:7.0%”,资金主要用于资金投入新沂市交通资金投入公司2020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天眼查显示,新沂市交通资金投入公司为徐州人民政府全资控股子公司。

除此之外,市场上还出现多个资金投入金交所债权筹资计划的“债权资金投入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和资金投入股交所私募可转换公司债券的“可转债认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记者注意到,上述模式中,个别资金投入单一公司债券的信托商品收益率甚至高于其所投债券商品票面利率,并且信托层面还设置了土地、股权等整套的担保手段。而资金投入买卖场合备案的信托商品则均是在信托层面设置抵押担保手段。

对于上述商品逻辑,业内人士剖析觉得,资金投入单只债券的信托商品达成了“非标转标”,不占用筹资类额度,而资金投入各类买卖场合备案的信托商品,可以归类为资金投入类信托,达成了非标筹资类业务与非标资金投入类业务之间的转换。

“监管需要压降的是非标筹资

类业务,对于非标资金投入类业务并没限制”某信托公司内部管理层人士称。

对于通过信托商品资金投入单只债券商品的模式,金融监管研究院副院长周毅钦剖析觉得,该思路主要还是受制于资金信推广托管理方法对“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资金投入比率”的需要,各家信托公司积极从标准化的债券资金投入角度入手,但为了控制风险,借用在顾客议价中的主动性,信托公司仍然使用传统的管控“非标”风险的防范办法,因此这种商品模式上的革新,其实也是应付监管政策改变的一种“革新”。

该信托公司研究部门人士进一步剖析觉得,这种展业模式取决于信托商品所资金投入标品的流动性状况,假如债券在二级市场流动性足够好,筹资方则不会同意这种债券发行方法,更不会出现前述价格倒挂现象。

不过,周毅钦亦提到,这一模式只不过从形式上向“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上靠拢,事实上,这种资产是不是是真的“标品”仍待市场考验,而加上实质筹资本钱上升,筹资链条加长,能否在业内进一步时尚还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信托非标下沉风险

其实,信托商品资金投入交易平台备案商品,除去自己的合规问题外,还需要面对金交所行业的政策挑战。

早在2018年11月,清整联办下发的《关于妥善处置地方买卖场合遗留问题和风险的建议》需要,金交所不能发行、销售及加盟销售、买卖中央金融管理部门负责监管的金融商品;不能直接或间接向社会公众进行筹资或销售金融商品;不能与网络平台拓展合作;不能为其他金融机构或通常机构向推广托管商品提供避免资金投入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需要的通道服务。

据本报此前报道,今年4月份,中国证监会清整办向各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明确地区性股权市场可转债业务有关事情的函》。30号文需要:督导地区性股权市场停止为金融机构、地方金融组织等提供避免资金投入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需要的通道性质可转债业务,停止为房产、类金融、异地企业与公司、城投公司、政府筹资平台等主体发行可转债,现有存量确保到期兑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