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跃生:不必把企业走出去局限于“一带一路”

2021-08-03 作者:未知   |   浏览(
近日国务院正式颁布《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建议》,明确提出钢铁、有色、建材、铁路、电力、化工、轻纺、汽车、通信、工程机械等具备比较优势的范围对接不同区域特别是“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使得中国企业“走出去”策略更为明确、明确。通过产业转移促进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和有关国家经济进步,已成为中国国际经济策略的核心,也是新正常状态下经济持续健康进步的重要。 在此也存在一些认识上的问题,譬如“一带一路”和“走出去”是什么关系?有的人想当然地觉得“一带一路”就是“走出去”的目的和方向,“走出去”就是要往“一带一路”国家走。再譬如,“走出去”应该如何走?不少人纯真无邪地觉得就是把中国的过剩产能转移到“一带一路”国家去。又譬如,欧美发达国家、拉丁美洲国家、非洲国家离“一带一路”尚远,怎么样与产能转移对接?也有人觉得这部分区域既然不是“一带一路”的核心,便不是中国“走出去”的重点。 凡此种种表明,对于“一带一路”与中国企业“走出去”和产能转移,仍有很多模糊乃至误解的地方。厘清这部分疑惑,对于更好地实行“一带一路”设想和中国的整体对外经济策略,更好地借助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更好地推进企业“走出去”,都具备重大意义。 事实上,中国企业的对外直接资金投入并不是始自今日。统计显示,中国企业的对外直接资金投入流量早在2005年即已达到126亿USD,此后逐年迅速增长,2008年达到559亿USD,2013年则达到1078亿USD,成为当年世界第三大对外资金投入大国。可见,中国企业“走出去”并不是来源于“一带一路”策略,然而“一带一路”策略的确将对中国企业“走出去”产生重大影响。 这种影响最主要的表现就是使中国企业“走出去”具备了统一的策略。一方面,中国企业“走出去”对于中国经济进步和转型升级、对于中国与周围国家的经济合作与一体化、对于促进亚非拉进步中国家工业化和经济起飞、对于促进世界经济的可持续进步都具备重大意义。另一方面,中国经济进步所达到的阶段和面对的现实,客观上需要通过“走出去”达成过剩产能转移、引进和进步策略性新兴产业 、达成经济转型升级。 仅就“一带一路”规划而言,它告诉大家,中国企业“走出去”应服务于更大的国际经济策略,“一带一路”规划则是这一大策略的要紧支点。企业要走出去,要达成国际产能合作,最好的选择、最佳先的方向是朝哪个方向“一带一路”有关国家和区域。这部分国家与中国经济互补性强,地理上接近,具备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广阔空间,同时还具备得益于古时候丝绸的道路的历史遗韵和文化认可,这部分都为中国与有关国家的经济合作创造了好条件。 企业“走出去”作为达成这种联系和合作的主要形式,其与“一带一路”的内在契合性与一致性显然就在其中了。容易地说,对于那些期望通过国外资金投入并购、产能转移、扩张市场等方法达成自己进一步进步的中国企业来讲,假如你不了解往哪儿走,那就往“一带一路”走。 然而,同样应该强调的是,“一带一路”虽与企业“走出去”关系密切,是“走出去”的优先方向,却并不会也不应付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更广泛的策略方向和目的产生限制。 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大背景来讲,走出去目的多重,相互交织。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固然需要把某些传统产能转移出去以腾出空间,但同样需要进步策略性新兴产业以填补空间。其中,通过跨国并购引进发达国家的先进产业、优势资产是主要方法之一。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西方发达国家经济低迷,资产价值低估,很多优质资产待价而沽,这为具备资金优势而研发和革新能力相对不足的中国企业提供了广阔空间。国内的很多企业,尤其是大型的代表性民营企业,近几年通过国外并购回收了欧美发达国家不少企业和资产,大大加快了国内企业技术升级和形成竞争优势的节奏。也就是说,中国企业的国外资金投入并购与“走出去”,主要方向之一是欧美发达国家,虽然这部分国家并不肯定处在“一带一路”上。 不只这样,即便是进步中国家,拉美和非洲很多国家也不直接处在“一带一路”沿线,但拉美和非洲很多国家与中国经济互补性非常强,是中国产业转移和国外资金投入的重点地区。李克强总理现在正在拉美国家访问,巴西一站就达成了巨额的经济合作与国外资金投入协议,这就是证明。除此之外,进步中国家经济也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水平低下,无论在“一带一路”沿线还是其他区域,真的可以“走出去”的企业、真的可以对外合作的产业,肯定是具备先进性、竞争优势和自主常识产权的产业,对除此之外贸要有清醒认识。 一言以蔽之,“一带一路”与企业“走出去”互为表里,相得益彰。“一带一路”是引领,而不是限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