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投资项目_投资网站-平江网

神奇海底捞:净亏10亿,股价疯涨

2021-08-06 08:28栏目:投资创业
TAG:

交出上市后首份亏损财报后,海底捞的市值却攀上了历史高峰。

8月25日晚间,海底捞发布2020年度半年报,财报数据显示,上半年海底捞集团达成收入97.6亿元,净亏损9.64亿元。财报表示,这主如果“因为新冠疫情爆发对集团业务产生较大影响所致”。

相比去年同期,海底捞的总营收同比降低16.5%,净收益从去年的9.12亿元转至净亏损9.64亿元,降幅超越200%。

疫情给餐饮市场带来的打击是致命的。早在7月初,海底捞就已发布盈利预警,称预计上半年收入同比降低约20%、净亏损介于人民币9亿元至10亿元之间——半年报最后显示亏损数额与盈利预警区间相符。

从今年1月26日开始,海底捞中国国内所有店铺中止运营,从3月12日起才开始陆续恢复营业,恢复营业后还需进行客流管控、限制就餐人数等。也就是说,在上半年的182天里,海底捞有整整46天处于“绝收”的状况。

在中国餐饮届,海底捞一直是最受关注的龙头公司。对于一家年营收超越260亿、职员超10万人的企业来讲(均为截止2019年底的数据),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给餐饮行业带来全方位冲击的状况下,海底捞停业时间之长、覆盖店铺范围之广、损失之重,是整个行业罕见的。

但海底捞在资本市场上却好像从未遇冷。

从2020新年伊始到半年报发出前,海底捞的股价从32.35港元涨到了46.1港元,累计涨幅达到43%。8月26日,海底捞盘中股价一度触及48港元——这是自2018年上市以来的历史最高价格。截止8月26日港股收盘,海底捞股价回落至45.75港元,市值达到2425亿港元。

为何巨亏之下,股价暴涨?

店铺照开,瞄准外卖

抛去盈亏的数字,海底捞的这份半年报有两个经营上的闪光点:逆势下,依然维持着高速门店经营状况;外卖业务在上半年有了显著增长。

破产,无疑是所有实体商业在今年上半年的关键字之一。假如你留神察看,无论是商圈里的门店还是街边的小门脸,都在上半年发生了大洗牌——现金流扛不住的破产了,尚有实力的则会在这种时候选择“抄底”门店经营。

整个上半年,海底捞在餐饮行业消极的大背景之下新开了173家餐饮店、关闭6家餐饮店,全球店铺总数从去年年底的768家增长至935家,平均每1.05天就有1家新店开始营业。

假如继续根据现在的速度门店经营,到了年底,海底捞大概率可以如期达成此前定下的1000家目的了。中信证券在最新研报中表示,海底捞上半年门店经营数目超预期、逆市迅速扩张。

另一边,外卖业务在上半年的收入为4.09亿元,超越2019年全年,同比增长123.6%,占集团总收入的比重从1.6%增长到4.2%——当然,在海底捞的整个收入盘子中占比仍旧非常小,但海底捞外卖业务在这两年的增速一直非常快。

疫情让大部分餐饮店铺没办法开门,外卖成为了大部分餐饮品牌“单腿前进”的方法。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在今年3月发布的调查报告,外卖成为各家餐饮企业达成销售额的要紧方法,有91.6%受访企业在疫情期间发力外卖商品。

海底捞的外卖做得非常早,早在2010年就尝试外送服务,且坚持自建外卖骑手团队。依据海底捞方面的表述,海底捞外送业务分为网站建设与挂靠店两种模式。网站建设需要独立地址选择,挂靠店则倚赖在店铺基础上开通外卖服务,但运营由外送小组承担、与店铺相互独立。

在疫情期间,海底捞主如果靠挂靠店的模式拓展外卖业务。财报显示,海底捞外卖挂靠店的数目从2019年底的206家增长至299家,半年内新增了93个服务点。

值得注意的是,8月初,“海底捞外送”公众号发文表示,针对家庭、企业、团队聚餐等大型用餐场景推出外卖火锅团餐业务,强调是“可以服务1000人的包席服务”,不只能提供团餐火锅,还可提供海底捞特点服务(变脸、捞面、美甲等等)。

可以预见,在店铺以外的外卖与团餐业务,将成海底捞将来的新发力点之一。

不过,翻台率低了,职员少了

在本份财报覆盖时间内,海底捞昔日引以为傲的一项指标降低明显——翻台率从去年同期的4.8次/天降低至3.3次/天;客户人均消费仍旧在上涨,从去年同期的104.4元上涨至112.8元。

疫情影响下,翻台率的降低是不可防止的。

港股另一家餐饮龙头公司九毛九于8月24日发布半年报,财报显示九毛九旗下网络红人酸菜鱼餐饮店“太二酸菜鱼”翻台率同样降低明显,从去年同期的4.9次/天降低至3.4次/天,仍旧略高于海底捞。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数字值得关注:

职员数目降低了,但海底捞仍旧在薪水上很大方。从2019年底的102793人降低至92179人,整个上半年的职员本钱(包括薪金、工资、津贴和福利)为40.74亿元,每位职员的平均月薪达到了7366元,职员本钱占总收入的比率从去年的31.2%增长到了41.7%。

账上仍旧非常有钱。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从去年年底的22.22亿元上涨到22.48亿元,这主如果由于海底捞在疫情期间融到了钱。2月末,海底捞宣布已获得中信银行等的联合授信21亿元,第一笔8.1亿元放款资金已于2月19日到账。财报显示,现金主要用于营运资本与获得食材、消耗品和设施、翻新与装修店铺。

房租对海底捞来讲,“不叫事儿”。物业租金及有关开支从去年同期的0.96亿元降低至0.88亿元,从物业本钱占收入比率来看,去年同期为0.8%,今年为0.9%,维持稳定——在2018年递交招股书时,房租占收入的比率不足4%,已经是一个相当可怕的数字,现在房租占收入的比率不到1%,可以想象海底捞在拿铺地址选择方面的话语权有多重、在本钱控制上有多“可怕”了。

概要整份半年报,海底捞虽然期内损失惨重,但仍旧保证了扩张能力、恢复趋势较明确、增长逻辑还在——这也是其在资本市场上“抗跌”的核心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