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平:2015政策红利继续释放

2021-08-03 作者:未知   |   浏览(
“2015年货币政策稳健偏松,预调微调,松紧适度,定向宽松。”1月6日,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交银集团“2015中国宏观经济金融系列研究报告发布会”上表示,“2015年,货币政策需要增强灵活性、针对性和前瞻性,在稳增长、防风险和去杠杆之间获得平衡。” 连平介绍,稳健偏松就是推行稳健的货币政策,针对经济运行状况偏向宽松。而在基准利率方面,连平觉得,存贷款基准利率维持基本稳定,虽然不排除2015年上半年小幅降息的可能,但可能性非常小。 连平表示,考虑到现在贷款基准利率已属历史偏低,进一步下调基准利率的空间不大。且贷款利率已经市场化,在信贷供需偏紧格局降低息对减少新增贷款利率成效有限。加之境内外利差缩小可能推进资本流出,类似2008年下半年那种短期内频繁降息、走所谓降低通道的操作不大可能出现。 “存款筹备金率大幅下调的可能性不大,定向调整仍可能被使用。”连平介绍,因为将部分原在同业往来项下统计的存款纳入各项存款范围,且不交筹备金,目前的流动性处在适当的状况,最近下调筹备金率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但2015年存款筹备金率仍可能会有1~3次、0.5~1.5个百分点的下调。 连平介绍,存款筹备金率的可能下调有着多方面是什么原因。一方面,外汇占款增长持续低迷,需要通过适度下调存款筹备金率来加以对冲。另一方面,存款增速持续低于贷款增速和高筹备金率,将一同制约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为了保证银行好的信贷能力需要降准。 对于货币政策公开市场操作,连平觉得,“维持净投放,再贷款、再贴现等定向调节工具的用频率进一步提升。” 另外,连平对2015年的货币有关政策也提出了五点建议。即一是在扩大财政支出的同时,继续推进结构性减税;二是要在用革新货币政策工具的同时,逐步减少存款筹备金率;三是在货币政策中性偏松的同时,小心降息,维持基准利率稳定;四是在货币政策加强操作力度的同时,调整优化监管政策;五是要进一步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 对于2015年的经济形势,连平称,中国在宏观调控政策方面仍有空间、改革将释放新的红利、经济结构改变和效率提高的趋势延续、去产能过程推进与就业维持稳定等一系列积极原因,因此对于2015年中国经济不应悲观,甚至可以小心乐观,可能这将是一个新周期承前启后的一年。 不过,连平表示,2015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部环境仍错综复杂,不确定性依旧存在。第一,国际经济环境仍然面临较多的不确定性,地缘政治冲突大概进一步升级;第二,中国工业与制造业范围的“通缩”面临不确定性。一方面上游采掘行业产能过剩紧急,去产能需要经历一段时间;另一方面经济结构调整时期第二产业占比逐步降低,工业范围需要不足;第三,房产市场调整及地方政府债务政策收紧可能致使地方债务违约的不确定性。2015年房产资金投入可能前低后升;但受产能过剩制约,制造业资金投入仍或有所放慢;而受地方政府债务监管政策收紧、平台筹资受限,基建资金投入增速可能略有回落。 除此之外,对今年房产行业的情况,连平表示:“资金投入增速放缓、收益水平减少、进步方法转变等将成为中国房产行业‘新正常状态’,楼市有望筑底企稳。” “一方面,2015年政策红利继续释放,多个政策的叠加效应则将逐步显现,帮助楼市达成软着陆。另一方面,货币环境偏松,利于行业资金面持续向好。”连平介绍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