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投资项目_投资网站-平江网

中国金主爸爸的这笔美国投资,亏大了

2021-08-06 20:59栏目:投资理财
TAG:

中国人到底是抄到大底,还是被惨割韭菜?

6月24日,曾是全球最大的保健品零售商、美国最知名保健品品牌之一的GNC(健安喜),申请破产保护。

哪个也没料到,这让大洋此岸的中国哈药集团,陷入困顿之中。

2018年,哈药斥资20亿回收了GNC 40.1%的股权。值此GNC生死之间,中国人的巨额资金投入,是否会就此打水漂?

这家让中国金主进退维谷的保健品巨头,又到底是什么来头?

01神奇开创者

1914年2月27日,GNC的开创者——大卫·沙克瑞恩(David B. Shakarian),出生在美国匹兹堡一个亚美尼亚移民家庭。作为家的五个小孩之一,沙克瑞恩21岁时,从爸爸妈妈那里继承了家庭保健食品店,主要卖酸奶、蜂蜜和谷物。

当时,“大萧条”刚过去两年,经济百废待兴。但商店开张第一天,沙克瑞恩就大赚35USD,并在半年内开出第二家店铺。

深谙经营的理念和方法的沙克瑞恩,从此开始了策马奔腾。到“二战”前,他已拥有了6家商店。就算战争暂时妨碍了店铺扩张,他又另辟蹊径开启了邮购业务,并以6家门店为据点,向全国各地邮寄保健食品、维生素和处方药。

“二战”胜利后,美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新盟主,进入了前所未有些黄金进步期。

美国人的生活方法,也恰在此时发生了巨变。

随着中产阶级的崛起,营养保健和健身运动飞速成为社会时髦,大家越发追求健康的生活方法和强壮的体魄。

嗅觉敏锐的沙克瑞恩,非常快放弃了从父辈就开始经营的保健食品,改为销售维生素和健身商品。

20世纪60年代,沙克瑞恩又将商店改名为GNC,在全美各地大规模扩张为连锁店,并亲自担任董事长和CEO。

当时,大购物中心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演绎着是那个年代的“新零售”传奇。沙克瑞恩飞速捕捉到年代的脉搏,以最快的速度,将几乎所有些GNC连锁店,都开进了大型购物中心里。

在他看来,购物中心就是一个流量的“垄断市场”,即使不关注健康流行的人,也会被吸引到购物中心来。

健身运动时髦、抽烟的常见焦虑和不断增长的购物中心数目,给沙克瑞恩的商业冒险带来了巨大的成功。

1980年,GNC在纽交所成功上市。当年,全美全行业的销售额为20亿USD,GNC一家独占1/5的江山。

1984年沙克瑞恩过世。此时,GNC在美国和加拿大坐拥1200家零售店,生产2000种保健品。《福布斯》杂志估计,沙克瑞恩过世前一年,身家已高达5.3亿USD。

02崛起的重要

除去将连锁店开进购物中心,GNC的成功崛起还要益于以下三个原因:

一是垂直经营,省去中间环节。

GNC销售的所有商品,无论是维生素、果汁,还是洗发露,一半以上都是由GNC自己生产、配送,很大拓展了收益空间。

二是加强打折力度。

当时,美国保健品行业的价值率高达1000%。但GNC无论是销售自己商品,还是销售友商商品时,只在本钱上加价45%到50%。

三是不断开新店,大规模占据市场。

一般一间GNC零售实体门店积并不大,但营业额却非常高。依据1980年代基德-皮博迪公司(Kidder, Peabody & Company)的一份报告显示,一间GNC连锁店的每年平均销售额超越25万USD,每平方英尺的销售额接近150USD。除此之外,GNC只通过内部现金增设新店和工厂。

1980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调查结果显示,25岁以上的成年人中,有44%在用维生素或营养补充剂。

飞速扩大的保健品市场,让率先崛起的GNC大获其利,但随即也遭受了前所未有些角逐重压。

在同行的挤压下,占据GNC销售额50%的维生素销售量也大幅降低。1983年,GNC公司收益为2490万USD,达到数年来新低;到1985年,甚至降至1100万USD。公司股价也大幅下跌。

除此之外,GNC一度因违反反垄断法被起诉,并为此支付350万USD,才与角逐对手自然食品中心公司(Natures Food Centres Inc.)庭外和解。

但沙克瑞恩,显然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除GNC外,沙克瑞恩还涉足地产开发。他耗资11亿USD开发了博尼塔湾(Bonita Bay),一座坐落于佛罗里达州博尼塔斯普林斯(Bonita Springs)、占地2400英亩的住宅设施。

但直到他1984年过世,这项工程仍未完工。

向消费者贩卖健康的沙克瑞恩,本人的健康情况却让人担心。

在繁重的工作重压下,沙克瑞恩天天抽20支烟。直到1969年心脏病发作,他才开始戒烟。随后,沙克瑞恩卸任CEO,但继续担任董事长,直到1984年9月11日因癌症过世,享年70岁。

03动荡与衰落

沙克瑞恩过世后,GNC进入了“动荡年代”。

“托孤重臣”、CEO加里·道姆,在雄主故去的第二年就被解雇,缘由是:与控股80%的沙克瑞恩家族存在分歧。

1980年代末期,GNC被私有化后,又卖给了一家名为Thomas H. Lee Partners的私募基金。

1993年,GNC再度上市,次年又以45亿USD卖身给荷兰Numico公司。

2003年,Numico以7.5亿USD,将GNC卖给美国私人资金投入公司——阿波罗管理公司(Apollo Management LP)。

2007年,安粗略教师养老金计划(Ontario Teachers' Pension Plan)联合Ares Management,以16.5亿USD从阿波罗管理公司手中回收了GNC。

2011年4月,GNC第三上市。

上市之初,GNC备受批评。因前东家“阿波罗”两次试图让GNC上市,均告失败;且GNC未能完成与中国用户光明食品的合并买卖,负债10亿USD。

但GNC却在当年美国上市的125家公司中表现最佳,被知名财经媒体CNBC称作“年度IPO之星”。

▲2011年,GNC被美国知名财经媒体CNBC

称作“年度IPO之星”图源:CNBC网页截图

GNC的这次翻身,第一归功于改变推广方法。GNC锁定核心商品,针对女人客户投放广告,在非常难获得品牌忠诚度的维生素范围,确立了品牌地位。其推出的新的运动营养商品,也大获成功。

第二,GNC以2100万USD的价格回收角逐者“幸运维他命”公司,不但抵御了互联网角逐,网上销售额也增长了30%至40%,向市场证明了其品牌影响力。

除此之外,店铺数目继续增加。在经济不景气的状况下,GNC的同店销售额连续几个季度增长25%。最后被穆迪公司(Moody 's)上调其债务评级。

但这,也成为GNC最后的辉煌。

特许经营加盟的商业模式让GNC不断开设新店,占据了更大的市场规模,但弊病也日益显现。

从1998年到2004年之间,“揭竿而起”的加盟代理商对GNC起诉不断,主要理由是觉得GNC偏护自营店,致使代理店难以营利。但在GNC看来,加盟代理商的不满来自于自己经营不善,也与经济放缓致使市场萎缩有关。

而接连发生的食品安全危机,更让GNC再三蒙羞。

2015年2月,因大部分草药补充剂经DNA被测试出未标明污染物,GNC被发布停售令。当年十月,俄勒冈州司法部长对GNC提起诉讼,指控该公司在知情的状况下,销售含有违禁成分的商品。

2017年2月,GNC一条原本计划在超级碗(美国国家橄榄球网盟年度冠军赛)期间播出的广告被否决,理由是GNC因商品含有美国国家橄榄球网盟(NFL)的禁止物质,而被列入黑名单。

04中国“接盘侠”

2018年2月,运势多舛的GNC终于迎来最后的“接盘侠”——哈药股份。

哈药股份以3亿USD回收GNC约40.1%的股权,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而中信资本作为哈药股份的最大股东,是此次买卖的推手。

哈药和GNC在香港一同设立合资公司,并分别持有65%、35%的股权。合资公司拥有GNC在中国国内的生产、销售、经营权,与长期的独家商标许可。

但哈药出手时,GNC已经资不抵债。2017年末,GNC总资产15.16亿USD,总负债却高达16.79亿USD,资产负债率110%,急需外部筹资解决财务问题。

就在美国保健品市场趋于饱和时,中国却风口正烈。欠缺商品和研发能力的哈药,试图通过与GNC联手,成为中国膳食补充剂和保健品行业的领军企业。

这场“联姻”一拍即合,但“结婚以后”的现实却非常骨感。

回收GNC后,哈药连续两年收益下滑。2019年,哈药股份扣非净收益亏损1214万元;2020年一季度,哈药股份归是上市公司股东净收益亏损1.86亿元。

即使在GNC的优势范围,2019年,哈药保健品营收也只有1.62亿元,同比大减33%。

作为手握5个董事席位的GNC第一大股东,哈药既未能实质控制GNC经营权,也对其衰落无力回天。

据哈药股份财报,GNC股价在2018年、2019年持续下滑;2018年,GNC掀起关店潮,宣布将来三年关店900家;2019年,计划关店1400家。

当年,哈药对GNC的资金投入本钱是20.63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哈药的损失约为11.65亿元,近乎腰斩。

▲GNC宣告申请破产的通知

图片出处:GNC官方网站截图

新冠肺炎疫情,成为压垮GNC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年首季,GNC营收4.73亿USD,同比降低16.3%;毛收益为1.37亿USD,同比降低32.7%;截至5月初,GNC 40%(1300家)的店铺被迫关停,其中一部分可能被永久关闭。

6月24日,GNC正式申请破产保护。

GNC进入破产重整后,哈药作为优先股股东,偿还次序排在一般债权人之后,没办法得到优先清偿。哈药股份也在通知中承认,公司对GNC的20.49亿元资金投入部分或全部没办法收回,累计1.71亿元的应收股利部分或全部没办法收回。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国际业务不包括在申请破产文件中,GNC中国因此躲过一劫。据GNC中国CEO黄翔祺表示,今年虽然受疫情影响,但GNC中国上半年销售额同比增长超越50%,收益同比增长超越100%。

但哈药要帮GNC填的坑,可能还没完。

GNC的破产重整计划,包括两个策略:一是独立重组计划,二是供应计划。

所谓供应计划的核心是:GNC想让已经花3亿USD的哈药接盘到底,再花7.6亿USD(约55亿元人民币)把GNC彻底买下来!

两个策略对本就处于经营困局的哈药而言,无异于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但目前,GNC的股价只有0.55USD,总市值4653万USD(3.2亿人民币)。

在资金投入已损失11.65亿人民币的状况下,哈药到底是会断臂求生、认赔出局,还是以55亿人民币,将接盘进行到底?中国人到底是抄到了大底,还是被惨割韭菜,所有仍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