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炒高了医美?

2021-07-24 作者:未知   |   浏览(

医美再现A股经典套路:股价炒高,股东离场。

同中国海量产业进步速度一样,中国医美的规模进步仅用了10年时间就走完了韩国40年的进步道路,甚至在运营范围已经成为了韩国人的老师,成为当今韩国大规模整形医院模仿的对象,这一收获不能不从一个叫吴建伟的莆田人说起。

2000年,吴建伟在成都开设的整形美容科,被视为国内医美最早的信号,而他也被之后的莆田系医美尊为开创中国医美产业的“鼻祖”。

但2004年前后发生的“奥美定事件”,却改变了吴建伟之后的生活轨迹。

一个偶然的机会,吴建伟在出差的飞机上碰到了奥美定的推广高管。这次偶遇,让他的事业得到了迅速进步。

奥美定,是一款通过注射进行丰胸的液态材料,因为不需要像假体丰胸那样进行切开手术,广受爱美女人的喜欢。

被人始料未及的是,奥美定的不良反应却在2、3年之后出现大规模爆发,并发症和感染数目不断增加,给爱美者带来痛苦。

吴建伟也因此事意志消沉,最后皈依佛门,并将名下的医院卖给了同为莆田系的陈金秀。

然而,“奥美定事件”的发生,并未影响女人对美的追求。

2005年,大S(徐熙媛)《美容大王》一书的异军突起,重燃了爱美者对医美的信心。

具备抚平皱纹、填充凹陷效果的玻尿酸,成为了两岸三地无数女人的新宠。

世界玻尿酸看中国,中国玻尿酸看山东。

从山东会济南向东驱车30公里,是隶是济南高新区的一片产业园。

林立的厂房将这里分割成一个个巨大的模块,上班时分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有别于国内其他产业园,这里有个特殊的身份:全球玻尿酸材料最大的生产基地。

2019年4月,全球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在发布的《中国透明质酸行业市场研究报告》中指出,中国2018年玻尿酸材料的总销售量已经占据全球总销售量的86%,全球前五大提供商——华熙生物、焦点生物、阜丰生物、东辰生物、安华生物全部来自山东,其中,华熙生物的销售量位列五大提供商之首。

所以,华熙生物刚一上市,就引来了机构的重点关注。

2019年11月12日,也就是公司上市后的第一周,兴全基金、宝盈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中信证券等26家机构便组团对其调查。

而这部分机构,正是医美定义炒作的第一波主力。

01机构抱团

在A股历史上共发生过四次机构抱团的状况,分别是周期、金融地产、消费和科技。

而这一次,机构选择了抱团医美,“玻尿酸三剑客”——爱美客(300896.SH)、华熙生物(688363.SH)、昊海生科(688366.SH),成为了机构的最佳选择。

昊海生科,是三家公司中上市最早的,也是参与调查职员中基金经理占比最高的。

华宝基金的闫旭、贺喆,国泰基金的姜英、王琳,宝盈基金的朱建明,富国基金的孙笑悦,国联安基金的呼荣权,农银汇理的梦圆,买卖施罗德基金的刘鹏,均亲自参与了对昊海生科的调查。

尤其是兴全基金,旗下的季文华、乔迁、任相栋、邹欣、陈宇5位基金经理,同时出目前调查名单中,这在以往的机构调查中并不容易见到。

2020年初,伴随上市公司和公募基金年报的陆续披露,华熙生物、昊海生科的背后用户也随之浮出水面。

兴全基金毫无悬念的成为了医美定义炒作的中军。

作为“玻尿酸三剑客”中上市最晚的爱美克,因为其毛利率堪比茅台,被股民们调侃为“女性的茅台”,所以刚一上市,便迎来了机构百人团的调查,其中不乏IDG资本、Matthews Asia等知名外资机构。

公司股价一路高歌猛进,曾一度跻身千元股行列,成为继贵州茅台、石头科技后的第三只千元股。

然而,好景不长,机构对医美板块的怎么看非常快产生了分歧。

以前十大流通股东机构持股比率变化看,爱美克从去年年末的10.24%减少到今天年一季度末的5.66%、华熙生物也从58.04%减少至48.04%,昊海生科则从4.35%上升至5.22%。

以爱美克为例,大家具体来看下机构是怎么样调仓的:

广发基金经理吴兴武管理的广发医疗保健基金和农银汇理基金经理梦圆管理的农银汇理医疗保健主题基金,新进成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

广发基金经理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小盘成长、广发双擎升级两只基金,汇添富基金经理胡昕炜管理的汇添富中盘价值甄选基金,却选择了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

02游资入场

医美定义热门之后,引导资金选择了相对拥有预期差的公司作为炒作对象,譬如朗姿股份和奥园美谷。

在A股市场上,尝试跨界转型的公司并不少,但成功的没几个,朗姿股份(002612.SH)算一个。

2016年,主营时髦女装业务的朗姿股份,开始将触角延伸至医疗美容业务,资金投入韩国整形医疗管理机构“Dream Medical Group Co.,Ltd”(韩国梦想集团)和整形医院“Dream Plastic Surgery”,并宣布进军国内医美市场。

截至2020年底,朗姿股份旗下拥有两大高档综合性医美品牌“米兰柏羽”和“高中一年级生”,与轻医美连锁品牌“晶肤医美”,并手握20家医疗美容机构。

万事俱备的朗姿股份,终于等到了这次医美东风的到来。

公司不只成功达成了从“衣美”到“颜美”的转型,而且在资金的深度介入之下,其股价也在短短一年之内翻了10倍,但股价飙涨的背后推手并不是机构,而是游资。

游资,A股市场上的一个神秘群体,其操盘手以男士为主,大多离异或者未婚,性格孤僻、抗压性强,在某些公开场所时常会犯怵。

到底有什么游资参与了朗姿股份的炒作?大家来容易介绍下。

章盟主,游资界元老级的人物,参与朗姿股份的买卖额超越了2个亿,位列榜首。

方新侠,与赵老哥(从10万做到10亿的顶级游资)同年代的游资主力,曾与赵老哥会师于中国中车巅峰之战的顶级游资。

宁波桑田路,是外面对国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宁波桑田路证券营业部的简称。

之所以外面没给宁波桑田路取一个类似章盟主、作手新一如此的名字,是由于其背后的大佬到今天仍是个谜。

一种传言说该席位是过去活跃于江浙的老牌游资,另一种说法则觉得是近期几年刚崛起的游资新生力量。

不论背后是哪个,宁波桑田路近几年在A股市场上的表现的确异常活跃,常常现身于龙虎榜,特别在去年主导了江南高纤的翻倍行情,更使其名声大噪。

除此之外,新生代游资作手新一也参与了朗姿股份的炒作。

“抄底、打板都做,买的票都表现很好。大一点的游资中,他的理解力是最强的。”这是某资深游资人士对作手新一的评价。

与朗姿股份相比,奥园美谷(000615.SH)算是转型的老手,从化纤到地产再到医美,奥园美谷一直走在转型的路上。

这一次,奥园美谷讲述的是一个关于“美”的故事。

在上个月的资金投入者交流活动中,奥园美谷提到:大家期望成为一个医美生态的集成商,对奥园美谷来讲,无论通过医美产业的中游切入,还是在医美产业链的上游进行立足,或者通过医美的下游进行卡位,期望通过上中下游整体的布局来为消费者提供医美生态集成。

看清楚了吗?生态才是支撑该故事的核心要义。

拿到故事的剧本只不过第一步,对剧本的理解才是重要,显然,游资在这方面更胜一筹。

章盟主凭着其强大的资金优势,点燃了市场做多奥园美谷的热情,湖州劳动路、小鳄鱼、放新侠、作手新一等游资也纷纷参与其中。

难怪有人对章盟主给出了如此的评价:“号召力强,各路游资跟风,集团冲锋,大格局,不局限于一城一地的得失,总是引领一个板块,操作手法上波段为主,极少1日游,有善庄之称。”

至于此轮行情的主导者为什么不是机构?奥园美谷的一季报可能给出了答案。

2021年一季度,奥园美谷达成营收6.07亿元,同比大幅增长386.85%;归母净收益为0.3亿元,同比增长135.56%。不过营收增长并不是源于医美业务,而是“本报告期有新增交楼”,也就是说,增量源于正在剥离的地产板块。

而这也正是机构所担心的,奥园美谷剥离地产业务后,会不会动摇其收益基础。

03 题材扩散

经过了机构抱团、炒预期差后,医美定义的炒作进入到第三个阶段——题材炒作。

所谓题材炒作,一般是不以精确的基本面为基础,基于将来预期,打着“基本面”的幌子,干着“非基本面”的事。

医美定义第三阶段的炒作亦是这样。

4月2日,金发拉比(002762.SZ)因一则回收广东韩妃医院部分股权,且有营业额对赌的通知,公司股价便开始上演连续一字涨停板的走势,背后的推手依然是游资。

宁波桑田路取代章盟主,成为医美定义炒作第三阶段的旗手。

非常显然,炒题材,仅靠金发拉比一只股票是远远不够的,市场需要更多的医美定义股来保持热度。

非常快,新华锦、景峰医药等公司相继被曝出涉足医美,医美板块的炒作进入高潮。

04哪个来买单

至此,根据机构抱团、炒预期差、炒题材这三波操作下来,无论是正宗还是不正宗的标的都基本被挖掘出来了,医美板块从年初到今天也涨了60%。

然而,就像市场多数买卖者都会错过70%的行情一样,错过本轮医美行情的人并不在少数,包括那些百亿私募的基金经理,高毅资产邓晓峰就是其中的一个。

在上个月的交流会上,邓晓峰就坦言:“有时候研究能力跟不上,可能错失这个行业,譬如说医美,大家就错过了这个行业,由于过去我们的研究和覆盖。”

相比之下,高毅资产另一位基金经理冯柳却选择了提前上车,一季度大举买入100万股华熙生物,位列十大流通股东9、。

他的这一做法,也恰恰符合其一直强调的“弱者体系”。

但冯柳恐怕并未料到,华熙生物的另一大股东却在此时选择了套现离场。

6月4日晚间,华熙生物发布通知称,持股4.99%的股东宁夏赢瑞物源股权资金投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计划按市场价格通过集中推广竞价方法减持其所持有些本公司股份合计低于480万股,拟减持股份数目占本公司总股本的比率合计低于1%。

刚刚买票上车的冯柳会不会沦为接盘侠,还在车下观望的邓晓峰会不会趁机上车,华熙生物的半年报将会给出答案。

除去华熙生物,昊海生科和朗姿股份也于6月1日和6月4日相继发布了股东减持计划。

昊海生科通知称,持股5.2598%的股东楼国梁拟减持低于1.2258%的公司股份。

朗姿股份通知称,自然人股东申炳云拟通过集中推广竞价及大宗买卖方法,减持低于1987.69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4.49%。

其中,申炳云为公司实控人申东日、申今花的爸爸,系发起人股东,截至现在持股比率为4.49%,后续若顶格推行减持计划,将对其名下股份进行清仓。

对于申炳云本次减持,公司讲解,申炳云年事已高,本次减持系本生活活安排和资产规划的需要。虽然不在公司任职,但申炳云坚定看好将来进步前景,特别是对医美业务的进步充满信心。

而昊海生科、华熙生物、朗姿股份遭减持所引发的蝴蝶效应,恐怕也将引发市场对医美板块“钱途”的担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