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通胀周期来临?谁来拯救中小制造企业

2021-07-25 作者:未知   |   浏览(

这一个月,我们也算见证了传奇!

大宗商品“超级涨价周期”被监管铁拳强行打断!

前有美联储大放水带来的通胀重压传导全球,后有大基建稳增长加码。将来,大宗商品价格还能反弹吗?

万物通胀年代到来!

近期,美国公布了自己4月份的通货膨胀数据,安装成本高达4.2%,这创下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12年的最高水平。

毕竟从特朗普到拜登,美国一次又一次打刺激策略早就让市场失去了耐心。通胀何时到来只不过时间问题。

与此同时,国内大宗产品近一个月疯涨也呈疯狂!可以说,美联储从去年以来的宽松政策,其恶果正在显现,传导至全球,致使国内4月PPI涨幅创下了三年半以来的新高。

从铜、镍等有色金属,到原油、煤炭、铁矿石等能源和黑色金属,再到玉米、木材和纸浆等大宗产品,价格一路攀升,不少品种均创出多年的历史高点。

特别五一之后,大宗产品全线疯涨,铁矿石、焦煤、螺纹钢、热卷、铜等多个品种的价格创下历史新高。

真是从上游原材料到下游工业成品,万物皆通胀!万物皆涨价!

现实是,国内是大宗产品主要进口国,从进口量和进口依存度看,影响PPI(工业价格指数)的主如果原油、铁矿石和铜,其中原油的下游产业链较长,还会干扰化工品等价格,对PPI影响最大。

5月17日,在国办上,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表示,由于去年PPI基数较低,加之最近国际大宗产品价格上涨幅度比较大,对国内PPI变化产生了肯定影响。但由于中国的工业行业门类比较齐全,产业链条比较长,上游向下游的传导是逐步递减的。全年价格维持稳定还是有基础有条件的。

坊间热议,居然要官方出来反复表态说物价可控,可见重压之大。

从5月11日的国家统计局发布的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数据看,生产本钱急剧暴涨,4月份在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中,有色金属材料及电线类价格上涨23.3%,黑色金属材料类价格上涨20.2%,化工材料类价格上涨13.3%,燃料动力类价格上涨12.1%。

用大白话说,包括螺纹钢、热轧卷板、甲醇、玻璃、焦煤、焦炭、铁矿石等在内的制造业所需材料都在涨价。

譬如钢价,前些日子媒体揭秘,“不少钢厂及贸易商封盘不交付了。”现货价格已经涨疯了,市场现货价格上涨20-500元,热点区域的商家都开始陆续封盘,不交付了。

铜价也是这样,5月十日伦铜收报10720USD,刷新了铜价的历史最高点。

这直接致使中下游产业的涨价潮,不少企业都不能不同意涨价,特别是家用电器上游大宗原材料铜、铝的价格大幅上涨,致使本钱飞涨。半导体行业就不说了,早在今年3月份就有行业媒体公布了50多家上下游厂家涨价的消息。

连可口可乐、百威等公司都宣布因原材料涨价,致使公司成品涨价。据了解,是塑料、铝、果汁和咖啡方面存在通胀重压,高果糖玉米糖浆也看到了通胀迹象。

一般的广东制造企业也受创紧急。据《路透》报道,日前网上也流传一份中国南方一家用电器器公司发出的暂缓接单公告,表示因为全球资本对中国制造业的疯狂打压,大肆炒作各种制造业原材料,囤积晶片等等,导致金属原材料、玻璃、泡沫、开关等不断大幅度涨价持续走高,使得零部件及整机材料本钱上升过大,人工本钱也愈来愈高,公司4-5月产口皆为贴本制造。经研究决定,自5月15日起中止同意ODM顾客订单,建议顾客观望两周,等材料稍做稳定再谈价。

用业内的话说,产业链上议价能力低的中小制造企业接单就亏损,商品加价又怕顾客跑路,处于两难之中。

监管出手强管制

为了应付大宗商品疯涨的奇景,监管层上周9道调令降温,逼迫其狂跌!

面对大宗产品的过快涨势,从5月十日开始,国内三大产品交易平台联袂出手,拟通过调整涨跌停板幅度、买卖保证金水平等政策,为大宗产品市场降温。

一周之内,包括螺纹钢、热轧卷板、甲醇、玻璃、焦煤、焦炭、铁矿石等在内的产品连续遭到监管多次调控。

上海证券报发文称,三大期货交易平台最近同时出手,特别对黑色系产品的集中调控,反映了从中央高层到市场一线监管层,都对大宗产品的“高烧”态度很坚决,那就是要给大宗产品市场降温。

从监管层的举措看,警惕通胀早已有之,大宗产品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被高层3次点名。

4月8日,金融委今年对外初次发声,高层强调要维持物价基本稳定,尤其是关注大宗产品价格行情走势。

4月9日,国务院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会上同样讨论了国际大宗产品价格大幅上涨给企业带来的重压。

就在5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也需要,要跟踪剖析国内外形势和市场变化,做好市场调节,应付大宗产品价格过快上涨及其连带影响。加大货币政策与其他政策配合,维持经济平稳运行。

然后,从期货市场到现货市场,都对有关商品进行了降温。唐山甚至约谈全市钢铁生产企业:不能相互串通捏造、散布涨价信息。

(被监管强管控的大宗商品走势)

到底哪个在鼓动通胀?

付凌晖今日在国办会上表示,一是全球经济整体上在复苏。伴随国际疫苗接种的扩大,还有一些发达国家推行积极的财政货币政策扩大需要,整体经济的恢复前景在改变。依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预测,全年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测上调到了6%。同时,WTO对全年贸易的预测也上调到8%,需要的改变对于大宗产品的价格起到了肯定的拉动用途。

二是国际生产供给,尤其是原材料生产供给和全球运力紧张带来的影响。受疫情影响,世界上主要的原材料生产国尤其是南美的一些国家,原材料产出是降低的。同时,受疫情影响,在国际航运方面有一些限制性手段,也致使全球国际航运运力紧张,这都加剧了价格上涨。

三是全球的流动性总体充裕。主要发达国家现在推行了宽松的货币政策,这部分致使全球通胀预期是在上升的,也为大宗产品价格上涨提供了条件。

经济学家李迅雷评论称:发太多货币了,出来混一直要还的。

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劳伦斯·萨默斯曾表示,目前美国财政、货币政策两大原因共振可能带来“这一代人”都从未见过的通胀重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