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爷爷的开司米,装低调

2021-07-27 作者:未知   |   浏览(

看剧学搭配,可能是一部分中国中产的时髦课程。

前有《奋斗》炫酷boy佟大为刮起的Polo衫立领风,后有《欲望都市》化身海量女生认识品牌的简要版圣经。

但伴随时间推移,目前一线品牌加身的穿法可不够凡尔赛,由于真的的高手已经向乔布斯那种极简风迈进。

假如全球有钱人在着装这件事上有哪些共识,那就是——低调、随意、有质感。若要破解这套搭配密码,可以看看《继承之战》(Succession),这部以默多克家族为背景的电视剧传递了当下全球政经界名人最喜欢的搭配。

多年以前的《欲望都市》就像一场大型时装秀,充斥着各大品牌最新一季的单品。而近年来被誉为又一大时装剧的《继承之战》,俨然代表了一种截然相反的着装逻辑——标签、装饰、色彩统统都隐了身。

《继承之战》里极少扎眼的颜色 / 图片出处:《继承之战》

拒绝标签

《欲望都市》的时装哲学以标签为中心。

凯莉们的衣橱如《Vogue》通常多姿多彩。鹅黄、宝蓝、祖母绿……颜色之多,足以集成一套Pantone色卡。而版型上也不遑多让,绝不是只备几件基本款就可以行走江湖,当季设计需要拿下。时装如战袍,或许只有当她们脚踩红底鞋时,才能在纽约步履生风,纵使那动辄十厘米的高跟叫你痛不欲生,也得在派对上控制面部肌肉,缓缓挤出笑容。

谋生亦谋爱的凯莉们在搭配这件事上在乎标签。那些热情洋溢的颜色,一眼辩明的设计,都是她们在大都会立足的证明。这种追逐高调的乐趣是是都会女子的,永远站在潮头浪尖,自有一番快乐。华服若给你信心,可能它再贵也已报效。

《欲望都市》俨然一场时装秀 / 图片出处:《欲望都市》

然而,“追逐”一直不是时装的真谛。毕竟可可·香奈儿有言在先:“时尚易逝,风格永存。”

那样《继承之战》中的传媒大亨罗伊家族是如何塑造风格的呢?

放眼望去,他们总被开司米包裹着。那个世界只存在黑白灰米驼色,不见标签,少有装饰,一件深灰开襟衫就能打遍天下。衣服与标签再无关系,低调、舒适的才是最佳选择,由于——永远有比外表更要紧的事,需要你去奋战。

片中教父Logan Roy,为挑选继承人头疼 / 图片出处:《继承之战》

《继承之战》的戏服顾问Michelle Matland在日常曾为多名有钱人塑造衣橱,她同意《纽约客》采访时分析了自己为角色设计服饰的匠心。

以西装为例,剧中教父Logan Roy的套装由身处曼哈顿的英国裁缝Leonard Logsdail塑造,他深谙伦敦萨维尔街的定制法则,马丁斯科塞斯和斯皮尔伯格都是其常客,过去大热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华尔街之狼》中的西装也都源于Logsdail之手。这部分有钱人男主角们,要的就是舒适与与众不同。

Matland表示,她致力于让衣服表达每一个角色的个性与身份。因此,家族教父可以穿定制西服,剧中赘婿Tom可不可以。他穿的,基本上是Zegna这种意大利一线品牌成衣西服,领带与袋巾永远成套——统一面料与花色。这本是搭配精致的样本,哪儿出了错呢?

错在太小心翼翼了,正如汤姆在家的地位一样,若不谨言慎行,恐被扫地外出。

那样为何英式西装才是低调的代名词呢?

梁文道曾在《八分》节目中谈到,假如你的领带和袋巾成套,这在传统英式搭配中已经是出格,由于被其他人识破你讲究了。过去英国人穿西服走在街上,假如有人跑过来夸你穿得真好看,这个时候你应该尴尬,由于让人看出不低调了。真的穿得好,应该是你讲究得乱七八糟,但看着却毫不费力。

这种装低调的鼻祖就是Dandy风潮开创者布鲁梅尔,他简化了旧式英国贵族的繁复穿着打扮,奠定了现代男装搭配规则。Dandy风格不可以缺的是优质面料、合身剪裁与惊心动魄的细则。据了解,布鲁梅尔天天花几小时打扮就是为了“与任何其他绅士的外表相似”,他还觉得绅士以外表来夺人眼球相当不体面。

但真的与人暗较高下之处可能是领巾的系法、落座后袜子露出的长度……这部分细则不被大部分人所洞察,却是炫耀给内行人看的。或许只有真的的Dandy们走在大街上时,才能在擦身而过的瞬间互相破解他们的搭配密码,并微微颔首,欣慰一笑。

但这是凡尔赛的最高表现形式了吗?还不尽然,有一种凡尔赛,叫比哪个更旧。

Shabby chic, 越旧越贵?

《继承之战》最精彩的一场戏要属罗伊家族去拜访皮尔斯家族,两家交锋。罗伊旗下的电视台和日常的Fox一样,右派、民粹主义、煽动性强;而皮尔斯的新闻集团就像CNN,左派、自由主义、较为精英。剧中的设定是,皮尔斯比罗伊更老钱。

从室内设计来看,皮尔斯家主打shabby chic风格,破破旧旧的高雅:纹理自然的实木门框、色彩黯淡的印花棉布沙发、佩斯利花纹的床罩、高织物密度床单……镜头扫过的地方,一水的米色、驼色、棕色、海军蓝、干枯玫瑰粉。这种在视觉上毫无冲击力的搭配,已经实打实传递出了装低调的信号。

除去家居装修以外,在穿着上,皮尔斯家一样热爱开司米。毕竟,哪个不喜欢这种像云朵一样柔软的面料呢?连一向毒舌的Fran Lebowitz也只对开司米网开一面:“我不相信上帝,只相信开司米。”

因《假装大家在城市》大红的Fran Lebowitz也只对开司米网开一面 / 图片出处:Google

但《继承之战》中竟连开司米也要分个高下。为了与罗伊家族不同开来,Matland在这里为皮尔斯成员搭配了爷爷牌开司米套头衫。她在采访中说:“皮尔斯家族毫不浮华,其中一个儿子穿着他祖父二十年前穿的开司米毛衣,由于他们没任何东西需要向其他人证明。”

啊哈,原来Loro Piana不矜贵,祖传的才矜贵。这被人想起《格调》中说,真的的绅士才会穿半旧的衣服,特别连手肘处都略有磨损。可是,这看上去低调的背后,一来是炫耀我们的涵养,二来仍在炫耀财富,经过历史淬炼的财富。

所谓老钱,精髓在于突出“老”和“旧”,表明我们的财富是继承的。但继承的财富有哪些好炫耀的呢,所以要装低调,由于炫富看上去那样不体面且没礼貌。

同时,他们沉迷表达我们的道德与内涵,譬如不会铺张浪费的品质,以至于略微磨损的家具比全新的还要好,由于那是时间与底蕴的标记。除去满满shabby chic风格的家具以外,书房里透着古董味的东方屏风连价格都不被人猜到。

为了炫耀这种继承,在派对开始时,皮尔斯掌门人故作轻松地说,你们喝的是汉克·皮尔斯的“撞坏保险杠”,配方源于西奥多·罗斯福管家的私家偏方。面对这样凡尔赛高手,Logan翻了个白眼。

皮尔斯家好像处处都在装低调,却又每每有意无意地炫耀,特别当文化作为一种资本时。他们满口引用莎士比亚,自带文化优越感,跟罗伊家族的粗鄙做派与极右立场划清界限。皮尔斯家的小孩们,可是在布朗大学攻读非洲研究的第二个博士学位,在布鲁金斯掌握拟定政策,有生之年要出版一本回忆录与三本小说。

罗伊家族在斗法中处处落败,正如Logan自嘲地说:大家就像罗马人来到希腊人家做客一样。

然而弱者与强者一直都是相对的,老钱没必要比新钱高中一年级头。由于最后在回收战中,当罗伊提升了回收价将来,皮尔斯还不照样同意了价格,低了头。

财富、文化可以是你赋予自己价值的条件,却从来不该成为碾压他人的资本。

真的的低调应该是善意的,你不忍心看到其他人由于你优越的条件而感到自尊受损。

而低调假如只不过为了愈加凡尔赛,那样从刚开始就已经输了。毕竟,装,就输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