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G苦等近20年,这条赛道终于火了

2021-07-23 作者:未知   |   浏览(

骤然遇冷的教育赛道里,一个小小的热潮正呼啸而来。

回顾2021年上半年,沉寂的教育范围里有一枝独秀——职业教育赛道筹资热门,公开累计筹资金额超越60亿元,不只出现大大小小的创业公司,就连腾讯、字节跳动、美团都杀入了。

政策的东风悄然而至。今年6月,《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迎来20多年的初次大修,强调“职业教育与一般教育具备同等要紧地位,推进培养数以亿计的高素质技术技术人才。”多年来,中国教育存在着错配现象:每年毕业大学生不少,但企业依旧招不到适合的人才。正如董明珠曾感叹,中国大学生“专业和就业基本脱节”。

职业教育猝不及防地火了。这是一个容易被忽略却庞大的市场——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职业教育培训市场规模达2689亿元,预计2022年有望达到4000亿元。早在十多年前,IDG资本团队便开始布局职业教育,迄今悄悄投出了一张隐秘版图。

错配的市场

一位20岁女生的烦恼经历

20岁的晓雅,过去90%的时间都和爸爸妈妈分隔在一千公里外,和奶奶与弟弟留在农村老家。身为农村里的女生,读大学曾是她执着又奢侈的梦。“小学毕业也能当老板啊,女生不需要读那样多书,学个美容美发就挺好的”是家人对晓雅请求继续念书的回话。

最后靠绝食哭闹,晓雅才给自己争取来了唯一的机会,但因考试失利被迫去了某职专院校读电商专业,“快毕业了根本没地方要,学的东西太过时了,只能去餐饮店做员工或者去流水线,也还要再培训。我都不知晓我读的这两年到底读了什么。”她说。

数据也在诉说着残忍的真相。今年的909万个一般高校毕业生里,仅大专院校毕业生占比就超越了一半。新闻里总是不缺奇迹和优等生,然而,站在“成功”聚光灯前的总是是少数,日常更多的是一般小孩的念书和就业愿望。面对单一狭窄的“成功”标尺,像晓雅如此的职专院校毕业生被裹挟着挤下独木桥。“其实平常出去,就怕其他人问到学历,感觉低人一等、自卑。”

2020年曾有媒体报道,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近7%原已落实单位的毕业生因企业生产经营等原因,被提前辞退。

这仍只不过冰山一角,不止是职专院校,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曾公开评价大学毕业生到岗后企业还需重新培训至少一年的现象:“中国大学太多,到处都有大学城,但专业和就业基本脱节。有的专业对口的学生,在学校也只不过学了一个定义。”

一面是与日俱增的高校毕业生供给猛增,一面却是企业反馈招不到适合的人才,人才市场存在离奇的供需错配。

IDG资本职教板块公司负责人杨士佳较早察看到了这个供需矛盾,“大家过去所资金投入的不少企业都曾反馈用工需要非常大程度上得不到满足,同时还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做人才培训,而另一方面每年应届毕业生就业重压都非常大,太多学生挤向热点专业。这种人才上的错配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

生活转机兜兜转转到来。临近毕业的时候,晓雅接触到一家职业教育培训营。在这个培训营里,晓雅从事无巨细的为人处世职业素养到针对性的技术岗位职责一点点开始学。

“我当时同意的是机构客服销售的培训,要想从岗前培训到岗后培训,每一关都得通过考试,假如能顺利完成培训就能直接上岗工作了。”同意采访时,晓雅刚从线上后台退出,筹备写一天的工作日报,她所在的这个培训营来自朗实(北京)教育科技公司(以下简称“朗实教育”)。

朗实教育是IDG资本所布局职教板块的要紧组成部分。朗实教育首席实行官王鲁觉得职教布局牵扯国家产业转型和国计民生,期望致力于搭起一座企业、院校、人才三赢的人才提供桥梁:一面通过与企业的合作,提供职员定向招募、迅速适岗的就业招培服务,一面为院校提供课程体系、共建专业等教研服务。

据悉,朗实教育和教育部高校毕业生就业协会达成策略协作,现在已进入北京、河南、湖北、湖南的60多所院校,与核桃编程等12家出色网络企业达成合作。

“假如能帮解决人才错配的矛盾,可以产生非常大的社会价值。资金投入有社会价值的企业,这是大家IDG开始关注职业教育赛道的初衷。”杨士佳说。

独家曝光IDG职业教育版图

作为最早在中国拓展VC业务的资金投入机构,IDG资本早早就涉足职业教育。

直至2017年,IDG资本资金投入团队前后花费一年重新做了全盘市场调查,前瞻性地判断职教范围会是将来十年迅速进步的赛道之一。截至2020年底,全国已有21个城市申报国家产教融合型城市,产教融合一再被提到新高度。杨士佳觉得,IDG资本近30年的积累有着不可替代的优势。

“大家布局职教的最大不一样是覆盖了尽量多的行业,可以把用工需要直接反馈到教育培训端,产生非常强的协同效应。大家也更关注布局用工矛盾最突出、最能代表将来职业新进步方向的分支。“朗实教育正是在这种思路下布局的重要一环。

这让晓雅们的生活有了更多的可能。即便每年只能见到在广东打工的爸爸妈妈一次,晓雅依旧对那边拥挤喧闹的服饰批发市场念念不忘。叫卖声从10平方米门店转到5寸屏幕里,这里藏着晓雅最开始的职业梦想。

在朗实教育培训后入职的第一份工作是她的新起点:中文不标准,老师会帮她纠正不下20遍的发音,自卑在十几次站在一米多高教室桌子上的推荐中消失,感觉“自己像换了个人”。朗实教育的老师刘红说,通过岗前、岗后的全线培训,期望重新点燃这部分小孩心里的火苗。

即便没能都挤上大学的轨道,青年们也依旧有了更多机会找到合适的生活方向,现在已经有3000多个毕业生通过朗实教育的培训,开始了生活的第一份工作。

此前国务院曾颁布建议,重点强调职教的“终身”二字。在产业升级浪潮中,职业教育所呈现的全年龄段、全行业的特征是年代带给大家的新课题:一次性的学校教育已难以满足庞大而分散的学习需要,工作家庭等限制使大家没办法在地理上集中,只能用碎片化时间学习。

职业教育的浪潮由此从数以亿计的几英寸屏幕中席卷而来,去填补社会所需要的大大小小、不同阶段的人才需要。这也是IDG资本将清控紫荆(北京)教育科技股份公司(以下简称“清控紫荆”)布局进职业教育板块的重要缘由。

清控紫荆以科技赋能、专业化为基础,提供职业教育策略是其要紧业务板块。不同于其他职教机构的是,清控紫荆专注互联网教学多年,服务过500万人次的互联网教学经验和教学平台3万小时无问题连续运营,是能让它捕捉满足更多类型职教需要的通行证。

布局清控紫荆是IDG资本对职教“线下+线上”的方案考量,科技赋能能给职业教育的进步提供更大的潜力空间。

教育部等部委2019年启动“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术等级证书”(以下简称“1+X证书”)规范试点,紫荆教育便是提供1+X证书业务的机构之一,它同时开办了产业学院,借助全球3000多家金融、服务、制造和新媒体类企业资源,推行就业实习合作,拓展新职业证书培训和水平评价等。

清控紫荆董事长张博介绍,其数字经济产业学院在剖析了数十万个数字经济类的招聘岗位后,开发出了品牌管理和数据化营销、商业数据剖析、数字运营和智能管理等5个专业,30多门课程,已在国内职业院校等得到广泛应用。

眼下,IDG资本在职业教育的布局正在呈现更大的协同效应,他们没把视线停留在国内——2019年布局了SEG瑞士教育集团(以下简称“SEG”)。欧亚国内两侧的教育和企业经验在IDG资本的国际化布局下有了更多的碰撞和交融。

作为瑞士最大、全球领先的专注于泛服务业的大学集团和职业培训机构,SEG旗下院校专注在服务旅游酒店管理、国际商务、金融、美食艺术和餐饮管理等方向,有超越6000名来自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区域的学生。在IDG资本的协同下,SEG和国内当地职教院校正发生“1+1>2”的化学反应。

IDG资本在文旅游业布局多年,投了如华住酒店集团(以下简称华住集团)、古北水镇、乌镇等文旅服务业企业,成了反向推进泛服务业职教改良的“弹药”补给。

在和专注中档酒店的华住集团及华住商学院交流讨论的过程中,杨士佳和团队获悉他们对服务业培训改变的需要,协同清控紫荆和SEG共建了一个面对全泛服务业开放的MBA硕士专业,输出国外泛服务业课程、师资和人才培养策略,现在已开设到第三期,首期学员有不少都来自华住集团。

“这其实就是大家现在产教协同的一个实验样本。职教培训也可以体目前高层次人才的培养上。“杨士佳介绍。除此之外,IDG资本还选定一家华住酒店作为实训中心,SEG对酒店进行改造,学员可以直接在实操过程中上课学习。“通过各种实践,学生们能更早地介入行业,挖掘我们的专长。”SEG首席实行官沈勇说。

只重学历的观念也正在被近况中的数据松动和重塑:2017年,高职专毕业生就业率初次超越本科院校,甚至有未就业的一般高校毕业生到高职专“回炉再造”。

经历连贯的职教岗前岗后培训,晓雅已不再是刚开始对自己职教学历不自信的模样,“能走到目前真的太难了,我目前目的是先做好本职工作,能早点当上小组长,能带领几个人,和他们一块努力一块进步。”教育部曾公布数据,在制造业、策略性新兴产业和新服务业等范围,有七成以上的一线新增从业职员来自职教院校毕业生。

而职业教育也显然并不是完全就业需要导向的行业。多项政策显示,进步职业教育的长远目的是打造终身教育体系。杨士佳坚信,作为一项重要社会基建,真的达成职业教育和一般教育同等要紧,渐渐重塑改变“重学历”观念,才是长远之计。

对于将来,IDG资本的愿景是以全球一流教育资源为核心,借助数字化技术方法,结合资金投入所布局的优质企业资源,塑造以人工智能、云数据为底层技术,以达成就业为目的的“终身制”职业教育布局。“目前正处在职业教育亟待改变的窗口期,这是一个长期的积累和坚持,是值得跟着国家节奏去长线布局和深耕的赛道。”

半年筹资60亿

目前,VC改投职业教育

对比K12在线教育红利的消失,,职业教育早已起风。

放在整个教培市场的大环境来看,职业教育再度调动起了资金投入大家的热情,如火如荼地向前翻滚。整个职业教育赛道的筹资额今年有了很大攀升,仅上半年筹资总额就达到62.1亿元。当然,这只不过一个开始。

几天前,职业教育公司“开课吧”完成6亿元B1轮筹资;更早之前,粉笔教育、云学堂、课观教育、犀鸟教育、导氮教育、中鹏培训、蜂鸟小课、海道教育、会计学堂、思创互联网、思博互联网等纷纷拿到了一笔笔热钱——这部分,都是在今年上半年完成的筹资。

今年年初,粉笔网获得IDG资本和挚信资本领投,CPE源峰、德弘资本(DCP)、昆裕润源、华兴新经济基金、弘毅资金投入、泓睿资金投入等跟投的3.9亿USDA轮资金投入,一举拿下上半年筹资额第一的排行榜。

网络巨头也来了。今年以来,腾讯继续在教育范围大力资金投入,出手了不少职业教育公司如云学堂、思博互联网;几天前还入股了广州秒可科技公司,后者旗下教育品牌“秒可职场”自2020年初正式启动运营。除此之外,字节跳动、美团等都纷纷布局,进军职业教育及培训范围。

而嗅觉灵敏的教育公司们开始了转型。就在这个月,好将来宣布正式进军职业教育范围,范围涵盖传统技术类、新型职业类与成人学历类。与此同时,高途、作业帮等选手为了弥补K12业务萎缩带来的营业额下滑,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加码成人教育赛道。

除此之外,一些意料之外的公司也出目前了牌桌上。7月5日,北京中酒汇集教育科技股份公司成立,宜宾五粮液股份公司赫然出目前了股东名单;麦当劳也来了,2020年到2022年三年间,它将资金投入1亿元,与全国逾100所职业院校合作,帮超万名青年提高就业实力;更早之前,地产大佬碧桂园开设了职业教育学院甚为壮观。

总之,所有些人都闻风而动。伴随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型大势,数据统计,国内现在职业技术型人才的缺口大约在2000多万。刚闭幕的全国职业教育大会释放明确利好信号——“畅通职业进步通道,增强职业教育的认同度和吸引力”。

IDG资本亲历了中国职教20年变迁,杨士佳多年生涯有一个深刻的感受:作为社会基础建设一部分,职业教育的资金投入绝不是是昙花一现,这是一个细水长流的社会事业,需要足够的耐心。

(文中“晓雅”为化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