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后景区门票免费热再临,「门票经济」还能走多久?

2021-07-25 作者:未知   |   浏览(

疫情期间国内景区掀起的门票免费热,疫情之后还在继续。

据环球旅讯整理,今年五一黄金周后,已相继有河南、江西、安徽、贵州、山西、宁夏等省市相继发出免票的政策手段。而旅游经济为其贡献了不少GDP的贵州也于日前加入这一行列。

5月7日,贵州文化和旅游厅对外发出通知,称省内国有A级景区将推行头道(入门门票)门票免费,打折的对象是与贵州签订文旅策略合作协议的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上海、重庆,时间从5月十日起至8月17日,共计100天——恰好横跨暑期这一旅游业的黄金时段。

据环球旅讯知道,上述提及的省市大多是对口帮扶贵州的城市。贵州文化和旅游厅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贵州对口帮扶省市入黔游客占到全国入黔游客的49.2%,其中广东、浙江、江苏赫然在列,排在入黔游客省份前三位。

旅游业对贵州经济进步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贵州政府公开数据显示,2016至2019年,贵州全省接待外省入黔游客人次、旅游总收入每年平均增长30%以上。2019年,全省旅游总收入跃居全国第3位,旅游产业增加值占全省GDP的比重增至11.6%。

而今在国内疫情控制已经相对稳定的状况下,贵州第三推出与过往类似的免票政策,可能是出于过往免票政策为其带来流量的借鉴,但业内对免票的做法却建议不一。

01

免票带来了流量,旅游社力挺?

据环球旅讯知道,贵州早在2018年就面向江苏、安徽籍游客推出全省景区门票不收费的打折政策;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催化下,2020年4月又开始面向全国游客实行门票免费打折。

而依据贵州文化和旅游厅的资料,贵州内A级景区共有464个,其中部分景点原本就是不收费的,其余景点门票价格集中在5-280元。这样真金白银的打折手段,的确为其吸引来不少流量。

依据《贵州日报》报道,贵州梵净山景区在2020年的免票活动吸引了不少省内游客,景区客流量明显好转。景区附近民宿经营者邵敏也说,当时这个打折政策让其经营的民宿连续两个周末客满,业务明显好了起来。

从旅游社层面而言,世界旅游联合会特聘专家王笑宇对旅游社的收益持观望的态度:在五一期间,传统旅游社在部分省市的客户资源份额已达不到2%了,游客出行选择旅游社的概率相对较低,甚至线上、OTA的途径都有肯定增量不增价的倾向,更多是通过自由行、自驾的模式与新媒体途径订购。

而广之旅国内游总部常务副总经理江向华表示,贵州这项免票政策的推出对旅游社来讲是重大利好,既能让利于广大用户,也为旅游社带来了更多客流。据江向华透露,该政策颁布后,广之旅在商品上做了价格调整,最高降幅近500元。

“尽管该政策对跟团游商品的客单价上有所减少,但它对客流量增加的正面影响上还是值得期待。”江向华表示。据了解,广之旅组织的“百万老广游贵州”的包列活动最新一期马上于5月18日成行,截至现在,本期“百万老广游贵州”包列的收客数目相比上期环比增长了50%,这与贵州此次推出的免票政策有肯定关系。

“而且广之旅还可以依据该政策推出更丰富的商品来满足不同客人的需要。”江向华表示,譬如以往广东到贵州的自由行用户并非不少,但目前广之旅可以提供更丰富的自由行商品,与小包团商品等,这部分都为旅游社创造了更多的收入出处。

春秋旅游副总经理周卫红也觉得贵州该项政策的推出是一件好事,“下面的100天涵盖了暑期的大多数时间,而贵州本就是国内热点的避暑目的地之一。而贵州该项手段推行的对象,本身也都是出游的大省。”

02

国有景区免票大势所趋,亦将进入洗牌期

贵州宣布全省国有A级景区门票减免的手段,可能有扶贫、促进当地经济进步的策略考量。但现在一场小规模的“景区门票免票热”已经到来,而全国性的国有景区免票风潮也大概在不久后到来。

“将来景区免票、降价会是大势所趋。”

景鉴智库开创者周鸣岐觉得,以观光类自然人文景区为主的国有景区收取门票成本本身就是一个争议话题,这种景区的主体多为天然形成或古时候遗存,具备社会公共品的属性,除却较低的改造和运维本钱,收取高额门票的合理性存疑。再对比海外相同种类景区,自然景区大多是不收取门票或收取较底价格的门票。

从长期来看,减免门票对国有景区的进步能起到倒逼和促进用途。周鸣岐指出,在短期内,当政府号令国有景区实行免票、降价时,通常也会进行相应的资金扶持,给景区企业肯定的时间进行供给侧变革。

与此同时,免票未必会对国有景区的营收导致影响,“旺丁不最招财”的行为大概率并不会发生在国有景区身上。周鸣岐指出,通常情况下,当政府号令国有景区实行免票、降价时,都会进行相应的资金扶持。

以贵州为例,2020年贵州政府成立了7500万元省级文化和旅游进步专项资金,促进文化旅游消费。可以看到,景区免票也是政府部门为提振文化旅游市场推行的一项举措。

周鸣岐表示将来景区行业会进入洗牌期,很多的墨守陈规国有景区会面临经营困难状况。现在绝大部分国有景区进步状况和经营管理模式很落后,垄断社会公共品经营权,以“画地为牢”、“占山为王”的方法收取定额的门票获得回报。

即使这样,依旧有很多的国有景区因经营不善处于运营亏损状况。将来景区度假化将是大势所趋,这不是单纯“景区+酒店”这么容易,顶层设计、业态结构、商品体系、经营管理模式都需要全方位调整和提高,不可以适应市场需要转变和国家政策导向的景区会被渐渐淘汰或由更具实力的景区运营企业兼并。

03

免票伤的是民营景区的心?

那样,国有A级景区的免票会不会影响到民营景区的经营?

景区人士顾分(化名)觉得,国有景区有政府扶持,民营景区大多数需要自负盈亏,国内现在大多数的景区仍是门票经济,需要门票的收入维续运营,而景区的免费与付费,游客的第一选择大概率是免费景区,这也将会扰乱景区提供端的正常秩序。“免票谈起来容易,但对于民营景区来讲并困难。”

景区由始至终都是疫情的“重灾区”,即使到了后疫情年代,景区依然是相对抗风险能力最差的旅游链路之一,乌镇旅游CEO陈向宏也曾在微博发言:“别讲什么后疫情年代,不要再颁布什么景区让利的政策了,不要再举行虚头巴脑的什么平台了,要紧的是活下去,守住不破产的底线。”

不过,主题乐园从业者刘彦波觉得, 国有景区的免票对民营景区是不是导致伤害还需考证。他举例指出,2020年山西、湖北实行了全省A级景区免票,其辐射到的山西、湖北的部分民营景区,营业额稳中有增。国有景区的免票,对整体出行市场有刺激用途,在游客旅游预算不变的状况下,当免去了国有景区门票的支出,相应会增长对民营景区的门票支付的能力。

“假如国有景区免门票能对民营景区导致伤害,也表明该民营景区和国有景区高度重叠,民营景区没核心竞争优势。没竞争优势的商品,交给市场早晚也要淘汰,国有景区的免门票只不过加快了淘汰进程。”刘彦波指出民营景区更多需要做的是加大自己商品的核心竞争优势,和国有景区差异化,形成市场互补,游客的选择才不会二选一,而是1+1>2。

王笑宇指出,免票、打折政策可对拉动地方经济产生积极推动作用,但也需要因地施策。从宏观层面而言,只须结合文娱、二消、餐饮、住宿等商品,与产业链衍生商品,打好组合拳,本质上利大于弊。

以某些地方性景区为例,游客前往出行的旅游周期大致在2-3天以上,而其产生的住宿、餐饮成本远高于景区门票本身的收益,景区门票降价或阶段性免费,游客本钱出游本钱减少,就可使得游客的出游选择机会更大,消费欲望更多。

景区的将来需要内部有着更多内容性的商品、多元的业态,包括衣、食、住、行形成一个好的闭环。景区假如不投入,只占山为王,靠单一的门票模式,也不符合正常的商业理念,将来又何以在市场上立足。

相关文章